宋涛纪念文集出版

 

 

 

宋涛,原名侯锡九,字禹鼎,1914125日生于安徽省利辛县展沟镇侯庄。宋涛教授是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重要奠基人,我国卓越的经济学家、杰出的教育家,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任命的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宋涛教授早年参加革命并在陕北公学学习,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的创办者,并长期担任经济系主任、校党委常委,曾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二届经济学科评议组召集人,北京市经济学总会会长,中国经济学团体联合会执行主席兼党组书记,中国《资本论》研究会会长,全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经济学说史学会会长,全国高校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召集人等社会职务,受命创办了经济科学出版社,还先后创办了《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当代经济研究》等学术刊物。主要著作有:《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探索》、《当代帝国主义经济》、《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宋涛选集》、《宋涛文集》、《宋涛自选集》、《政治经济学教程》、《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全书》、《〈资本论〉辞典》等。

 

 

                          目录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我人生观的科学基础(宋涛)
个人自述(宋涛)


怀念宋涛教授(袁宝华)

风雨人生辉煌人生 ——深切缅怀宋涛教授 (纪宝成)

始终奋斗在时代的前列 ——程天权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 (程天权)

悼念宋涛老师(李皓原)

一位经济学家的高尚品德与无私奉献 ——悼念宋涛同志(卫兴华)

张友仁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张友仁)

永远的记忆永远的榜样 ——悼念宋涛老师(胡钧)

深切怀念宋涛同志(郭丁)

缅怀我的老师宋涛同志(赵萃)

忆宋涛同志(宁玉山)

点滴忆我们的“老家长”宋涛同志(余学本)

宋涛先生与《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何伟方福前)

深切缅怀经济学大师宋涛教授(顾学荣)

一代宗师,后学楷模——深切悼念宋涛教授(胡乃武)

刘海藩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刘海藩)

迟到的追忆——宋涛教授逝世一周年祭(邢俊芳)

杜厚文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杜厚文)

宋涛教授与《当代经济研究》杂志的创办(高明久)

洪银兴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洪银兴)
林岗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林岗)

刘伟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刘伟)

丁任重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丁任重)

声声慢·怀念宋涛老师(贺耀敏)

唐多令·悼念宋涛老师(贺耀敏)

杨瑞龙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杨瑞龙)

张宇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张宇)

沈越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沈越)

白永秀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白永秀)

石磊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石磊)

林木西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林木西)

何自力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何自力)

谢地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谢地)

李光龙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李光龙)

宋涛教授纪怀(邱海平)

为学、执教与做人的楷模——缅怀宋涛老师(杨达伟)

深切缅怀宋涛先生(童怀)

满江红·宋涛教授永生(彭和)

一代宗师风范永存(张雁)

呼唤的中止,永远的怀念(曾湘泉)

兼容并蓄、开拓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回忆我的导师宋涛教授(谢平)

永远的导师——悼宋涛(王东京)

高德步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高德步)

宋涛经济思想(陈享光)

宋老师,您要再活一百年 ——永远怀念我的导师宋涛教授(彭建寅)

怀念恩师(张邦辉)

永远怀念导师宋涛教授(赵林如)

清明节祭恩师(丁德章)

丁堡骏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丁堡骏)

精神永存学界楷模 ——纪念导师宋涛先生(李玲娥)

永远深深地怀念一代大师宋涛教授(王群)

一位经济学家的品格和学识 ——追思恩师宋涛先生(纪韶)

怀念恩师(孙翠兰)

恩师的力量 ——深切怀念宋涛教授(韩劲)

永远的老师——深切缅怀宋涛同志(王全春)

感谢宋老(杨雅如)

宋老没有离开我们(张宗斌)

作别恩师(蔡庆悦)

做企业如做学问 ——深切怀念我的老师宋涛(潘刚)

难忘宋老(马静)

回忆老师晚年的二三事(赵英杰)

追思宋老师(马芳)

一代宗师励后学 ——怀念敬爱的宋涛老师(万燕鸣)

点滴追忆跟随宋老的日子——怀念我的导师宋涛教授(陈亮)


附录一:

宋涛教授主要著述目录

附录二:

经济学家——宋涛(陆迅武京闽)

始终奋进在时代前列——记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家宋涛教授(李功耀)

老水手的航船没有港湾 ——记我国当代著名经济学家宋涛教授(张伟黄宇红)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恭贺宋涛老师90华诞(《生产力研究》杂志社)

宋涛公九秩华诞祝辞(曾志立)

要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访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宋涛教授(岳福斌)

心底无私天地宽 ——访我国政治经济学泰斗宋涛(林梅)

学界楷模教育之光 ——著名经济学家宋涛教授记略(杨泽林)

一座永远的丰碑 ——记我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宋涛教授(毛燕郭宝兴刘春哲)

宋涛:风吹松林涛声阵阵(毛燕郭宝兴)

宋涛:为教育的一生(邢秀芳)

宋涛:慕松涛不逐流传道业胜封侯(郭少峰黄合)

耕耘五十载夕阳胜朝晖 ——庆祝宋涛同志从事教育工作五十周年 (陆迅)

在“宋涛教授从教55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

宋涛教授从教60周年学术研讨会纪要(徐茂魁高德步齐亚新)

一代宗师时代楷模 ——祝贺著名经济学家宋涛教授从教60周年 (曾湘泉王天义谢平孙翠兰)

与宋涛同志相交五十六载(卫兴华)

经济学群英汇聚人民大学共庆宋涛教授九十寿辰(/郭燕图/贾铁英朱敏
)
在庆祝宋涛教授九十华诞上的答谢辞(宋涛)


附录三:

宋涛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唁电

宋涛教授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 公墓举行(文/经济学院图/新闻中心罗豫伟)

宋涛教授追思会举行(文/经济学院图/新闻中心)

经济学院宋涛教授师生追思会举行(经济学院)

宋涛教授诞辰97周年纪念大会暨宋涛大讲堂第一讲隆重举行(经济学院)

 

 

 

前言

201129日,我们尊敬的宋涛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屈指算来,宋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时间了,但宋老师的音容笑貌仍然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宋老师是我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重要奠基人,也是我校经济学科的重要奠基人。宋老师自1947年起就担任华北联大的经济系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命名组建后继续担任经济系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复校后,宋老师继续担任我校经济系主任,直到1983年起担任经济系的名誉主任。宋老师过世后,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精心雕塑了宋老师的铜像,并永久性地安放在我校明德主楼七层。我经常会肃立在宋老师的塑像前,凝视着宋老师慈祥的面容,缅怀宋老师为我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我校经济学科的发展所做出的杰出贡献。特别要告慰宋老师的是,在最近教育部公布的第三次一级学科评估中,我院的理论经济学与应用经济学继2004年和2008年取得第一名之后,第三次蝉联冠军。
记得1998年我校在原来的经济系、国际经济系和经济学研究所的基础上组建经济学院,学校把我从经济学研究所调到经济系担任经济系主任兼经济学院副院长。尽管我当时刚过四十,教授也已经当了几年,但在经济系以宋老师为首的众多老一辈教授面前我绝对是一个小字辈。当时接到任命后,确实感到诚惶诚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到“祖师爷”宋老师那里去请教。当我向他表达了我的不安心情后,宋老师笑容可掬地对我说:我担任华北联大经济系主任时还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你现在已经四十出头了,不用担心,大胆地干,后面有我们撑着。听着他爽朗的笑声,我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在听了我的汇报后所说的一番话至今仍然在我脑中回响。他说:经济系是一个具有光荣传统的系,它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我们的时代同呼吸、共命运,它承载了几代经济系老师和历届学生的心血与期许。我当时就是怀着这样的历史使命感来做经济系主任的,始终是兢兢业业,不敢懈怠。如果经济系在你的手上下滑了,停滞不前了,那你就是历史的罪人!

当时宋老师尽管已经年逾古稀,但他照常在科研楼的办公室上班,不管是三九严寒,还是盛夏酷暑,不管是晴空万里,还是刮风下雨,除了周日和节假日,每天早晨都会看见宋老师提着个热水壶到办公室上班。在宋老师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书籍、报纸、手稿等。也许是在延安时养成的节约习惯,宋老师并不按照方格稿纸的格子写字,而是连空格行中也写满了笔画刚劲的蝇头小字,通常一页纸上写的字是其他人的三倍。无论是工作取得了成绩还是遇到困难,我都经常会到宋老师的办公室当面聆听他的教诲。宋老师并不搞一言堂,而是鼓励大家进行讨论甚至争论。他经常会说,我说的对不对,不对的话你们可以反对,可以批评我。

宋老师非常关心学院的学科建设。他经常对我说,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风云变幻,中国的出路还是要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主义是社会主义的理论根基,我们学院的学科建设一定要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指导,不能把方向搞偏了。宋老师并不排斥西方经济学,但他反对照搬照抄西方经济学。他说是他在上世纪的50年代引进了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大学从教的西方经济学的大师高鸿业教授,并且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保护了高老师。他非常赞赏高老师对待西方经济学的态度,那就是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方法论来评价西方经济学,而不是简单地向学生灌输西方经济学的教条。

宋老师对如何完善学生的知识结构,提高学生的培养质量,特别是如何培养出适应社会需要的优秀人才一直非常关注。他经常对我说,学生不仅要学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也要学好西方经济学;不仅要全面掌握经济学的知识,还要熟练掌握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如数学、统计学等;不仅要学习社会科学知识,还应学习自然科学知识;不仅要熟练掌握经济学理论,而且应掌握经济史学方面的知识,如经济思想史、中外经济史等。

宋老师非常崇尚科学,强调要学以致用,不能空谈,要了解社会、走向社会,要密切关注现实经济的变化,应站住时代的前列。他不仅要求我们的老师在教材的编写与教学过程中理论联系实际,而且他自己也非常关注实际的变化。随着年龄的增大,出行不太方便,他后来主要通过与各方人士的交谈以及每天的读报来了解现实经济的变化。宋老师有剪报的习惯,也就是每当他看到重要的新闻报道与理论文章就会剪下来,并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当我去看望他时,他就会拿出剪报,发表他对改革发展的现状或者理论动向的看法。有时他会非常激动地抨击某些丑陋的现象,如国有资产的流失、官员腐败、失败的投资决策所造成的浪费、市场交易中的假冒伪劣等。有时他会对某些经济现象表示深深的忧虑,如在洋品牌的冲击下我们有些自己的传统品牌被挤出市场、我们的某些关键产业在国际市场上慢慢缺乏竞争力、国有经济在某些重要行业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某些地方在经济增长过程中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环境污染等。每当谈起这些问题,宋老师常常说,我晚上睡不着觉啊!深深的爱国之情,令人动容。

宋老师非常严于律己,一直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们一直觉得宋老师为我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发展与创新、为我院经济学科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被经济学界尊称为“祖师爷”,他年纪大了,家里的经济状况也不是非常好,所以我们一直想给他一点“特殊”关照。但是,宋老师只要知道这种待遇是学院里其他老师享受不到的,他就不仅会拒绝“特殊化”,还会批评我们。他常说:我仍是经济学院里的一个普通老师,教书育人仍然是我的本职工作,你们不要对我另外照顾。我只要活着一天,就要为党工作一天。
为了缅怀宋老师对我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发展以及对我院经济学科的建设所做出的巨大成就与贡献,我们选编了这本《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宋涛教授纪念文集》。这本文集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收集的是宋涛教授逝世以后公开发表在各种报刊上的追思文章,以及在宋涛教授追思会上,各级领导、宋老师的朋友、宋老师的同事以及宋老师各个时期的学生的追思发言和纪念文章。附录一、二主要收集了与宋涛教授有关的一些著作、文章目录以及宋涛经济学思想评述的文章。在本文集的整理编辑过程中,高德步教授、陈亮副教授等人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与汗水,在此对他们以及其他同志付出的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

宋涛教授永远是我院的一杆旗帜,我们永远铭记宋涛教授的光辉业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编辑出版这本纪念文集,以告慰宋老师的在天之灵。

宋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杨瑞龙

  2013年3月16日于明德楼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 59 号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 100872 )
邮箱: puclic1986@sina.com 电话: 010-82500280 传真: 010-82509079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 版权所有